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黄侃论读书

[日期:2012-03-21] 来源:  作者: [字体: ]

黄侃论读书

作者:黄侃

    黄侃是中国著名的国学大师。他在读书治学时,采取“扎硬寨,打死仗”的方法。在研读有关自已研究专业的书时,他总是要反复阅读数十遍,一直达到能举出其篇、页、行数,基本无误差为止。一次他研读孙冶让的《周礼正义》,自限180日读完,凡遇其中与需要计算的地方,他都要一一列小算式加以推算验证。他在读《清史稿》时,全书l00册,从头到尾部一卷一卷地详加评注圈点。黄侃对于随随便便翻阅读书、点读数篇浅尝辄止的读书方法很不赞同,称之为“杀头书”。他反对那种只读所需资料,而不肯一句一字认真读透全书的实用主义态度。

    黄侃常说:“学问之道有五:一曰,不欺人;二曰,不知者不道;三曰,不背所本;四曰,为后世负责;五曰,不窃。”

    黄侃一生读书治学,最反对某些初学者急功近利,好高骛远,急于求成的治学弊病:“一曰,急于求解;二曰,急于著书;三曰,不能阙疑;四曰,个能服善。”

    黄侃这种严谨认真、一丝不苟、追求极致的读书治学精神,是他最终能够学有所成,成为一代宗师的重要因素。

    (摘录)量守庐论学札记

    一.应读之书

    ★《十三经注疏》、《大戴礼记》、《荀子》、《庄子》、《史记》、《汉书》、《资治通鉴》、《通典》(不读《通典》,不能治《仪礼》)、《文选》、《文心雕龙》、《说文》、《广韵》,以上诸书,须趁三十岁以前读毕,收获如盗寇之将至;然持之以恒,七八年间亦可卒业。

    ★读经次第应先《诗》疏,次《礼记》疏。读《诗》疏,一可以得名物训诂,二可通文法。《礼》疏而后,泛览《左传》、《尚书》、《周礼》、《仪礼》诸疏,而《谷》、《公》二疏为最要,《易》疏则高头讲章而已。陆德明《经典释文》宜时时翻阅,注疏之妙,在不放过经文一字。

    二.读书之法

    ★语言文字之学,为各种学问之预备,舍此则一无可通。

    ★由小学入经,出经入史,期以十年,必可成就。

    ★小学之事在乎通,经学之事在乎专,故小学训诂自本文求之,而经文自注疏求之。

    ★治经之法,先须专主一家之说,不宜旁骛诸家。

    ★治经须先明家法,明家法自读唐人义疏始。

    ★治史之要,以人、地、官、年为入门之基;四者亦即历史之小学也。

    ★读书贵专不贵博,未毕一书,不阅他书。二十岁以上,三十岁以下,须有相当成就;否则,性懦者流为颓废,强梁者化为妄诞。用功之法,每人至少应圈点书籍五部。

    ★初学之病四:一曰急于求解,一曰急于著书,一曰不能阙疑,一曰不能服善。读古书当择其可解者而解之,以阙疑为贵,不以能疑为贵也。

    ★凡阅近人书籍,须先调查其材料。

    ★清人治学之病,知古而不知今;明人治学之病,知今而不知古。

    ★治中国学问,当接收新材料,不接收新理论。佛经云,依法不依人,即此义。

    ★汉学之所以可畏者,在不放松一字。

    ★读天下书,至死不能遍,择其要而已矣。刘申叔年三十五而学成,即得择要之法。

    ★不有根底之学,而徒事翻书,此非治学之道。然真有根底之学,而不能翻书,亦不免有鄙陋之讥。翻书者因所知以及所未知,其用有二:一、己所不知,翻之而得;二、己所不记,翻之而记。凡临时检查而得之者,必其平时能翻之者也。

    三、为学之道

    ★读书人当以四海为量,以千载为心。

    ★学术二字应解为“术由师授,学自己成”。戴东原先生学术提纲挈领之功为多,未遑精密;其弟子段懋堂、孔广森、王念孙,靡不过之。

    ★治学第一当恪守师承,第二当博学多闻,第三当谨于言语。

    ★凡古今名人学术之成,皆由辛苦,鲜由天才;其成就早者,不走错路而已。

    ★天下人之所长,非己所能有;己之所长,为天下人所不能有,如是始能有自立。

    ★学问最高者,语言最简。

    ★通一经一史,文成一体,亦可以为成人矣。

    作者介绍:

    黄侃(1886.4.3-1935.10.8),学名乔鼐,谱名乔馨,最后改名侃,字季刚。晚年自号量守居士。湖北蕲春人。经学家、音韵训诂学家、文学家,诗人,国学大师。

    黄侃自幼聪颖过人,七岁作诗已有可观,九岁读完经书。1900年中秀才,1903年考入武昌文普通学堂,与宋教仁、董必武等为同学,畅谈革命。1905年湖广总督张之洞以黄侃为“故人子”,资助官费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到日本后加入同盟会,1907年从章太炎学习小学、经学,成为章门大弟子。1910年回国,在蕲春组织孝义会,同时参加“文学社”的反清活动。1911年与友人在汉口创办《大江报》,所撰文《大乱者救中国之妙药也》极大鼓舞了当时的革命士气。1913年被直隶总督赵秉钧任命为秘书长。1914年任北京大学文科教授。曾反对刘师培拥护帝制。1917年刘师培任教北大,黄侃师事刘师培,尽得春秋左氏学家法。1919年与刘师培等创办北大《国故月刊》,同年秋辞去北大教职,改任武昌高等师范学校国文教授,讲授说文、尔雅、文心雕龙诸课。1925年梁启超任清华国学院导师,邀请黄侃讲授小学。1926年后,历任东北大学、金陵大学国文教授,中央大学中国文学系副教授。1932年应聘为“国难会议”会员。1935年10月8日去世。

    黄侃幼承家训,长受名师,毕生精研文字学,尤擅长音韵训诂,在经学、小学、诗赋方面都有突出的成就,在继承前人成果的基础上,推陈出新,建立了独树一帜的古音韵体系。与章太炎、刘师培齐名,被称为“国学大师”,和章太炎被称为“乾嘉以来小学的集大成者”,“传统语言文字学的承前启后人”。对于传统语言文字学的研究,黄侃主张“以《说文》为主,而求制字时之声音;以《广韵》为主,而考三代迄于六朝之音变。然后参之以等韵,较之以今世方言;证据具而理亦明。”并主张根据《说文》和古音研究来研读《尔雅》。黄侃治学重视系统和条理,强调从形、音、义三者的关系研究中国语言文字学,以音韵贯穿文字和训诂。他对于上古声韵系统研究的主要成果是:古声十九纽说;古韵二十八部说;古音仅有平入二声说等。章太炎称赞黄侃“尤精治古韵,始从余问,后自为家法。”此外,黄侃在《文心雕龙》、礼学、汉唐玄学等方面都有独到的见解。学术之外,尤精古文诗词,文尚澹雅,上法晋宋。

    黄侃为学务精习,对于四史、群经义疏及小学基本著作都研读达十几遍、几十遍,对《说文》、《广韵》尤为精熟,多有批注。他治学极为严谨,认为“敦古不暇,无劳于自造”,自言“年五十,当著纸笔矣!”可惜黄侃在五十岁即辞世,其著述多未写定,后经学生整理刊印。解放后有《黄侃论学杂著》整理出版。主要著述有《音略》、《声韵通例》、《说文略说》、《尔雅略说》、《声韵略说》《集韵声类表》、《文心雕龙札记》、《日知录校记》、《汉唐玄学论》、《礼学略说》、《量守居士诗集》、《量守居士词集》等。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应永恒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