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中国名著知识

[日期:2013-10-08] 来源:  作者: [字体: ]

中国名著知识

罗贯中《三国演义》

《三国演义》讲述的是汉末三国时期发生在中国大地上惊心动魄的历史故事。它是以三国时代的历史为背景,描述了自东汉灵帝刘宏中平元年(184年)到西晋武帝太康元年(280年)近一百年间,魏蜀吴三国之间政治、军事以及外交等方面的斗争故事。

全书在纵向结构上以时间为序;在横向结构上以曹操、刘备、诸葛亮等主要人物为中心,把并列的魏蜀吴三个系列交错起来叙述。就作品本身的故事发展而言,全书一百二十回按纵向结构可分为七部分。

第一回至第十四回是整个故事的序幕和大背景。首先交代汉末朝纲松弛,人心思乱,黄巾起义爆发,由此引出群雄登场。董卓进入洛阳,专政乱国,各路诸侯起兵讨伐。王允巧使连环计除掉了董卓。随后,各路军阀展开混战,曹操、刘备、关羽、张飞、吕布、袁绍等主要人物纷纷登场。

第十五回至第三十三回突出曹操与袁绍的斗争,故事高潮是官渡之战,这也是全书极为重要的部分,很多著名故事都发生在这一部分中,如煮酒论英雄、祢衡击鼓骂曹、许田打围等,曹操的奸雄形象在此得到淋漓尽致地表现。关云长挂印封金、过五关斩六将、古城会等更是整部作品最精彩的故事,它成功地塑造了关羽的形象。

第三十四回至第五十回中心是赤壁之战,这是全书的关键。刘备三顾茅庐,获得诸葛亮的辅佐。曹操挥师南下到了长江,孙权、刘备结盟,与曹操展开了赤壁之战。在这一部分中,最精彩的是揭示了孙权政权内部主战和主和的矛盾,以及孙权、周瑜与刘备、诸葛亮之间又联合又斗争的关系。在这场斗争中,诸葛亮一直是最主要的人物,是他舌战东吴群儒,批判了主和派的观点,坚定了孙权抗曹的决心;是他以高超的智慧,破除了周瑜因嫉贤妒能而制造的障碍;是他帮助周瑜制定了用火攻曹军的决策;是他妥善安排了对曹军的追击,并乘机扩大了刘备的势力。在这一战争中,众多人物都充分表现出了特有的忠勇和才智,构成了一幅人才济济的错综复杂的历史画面,成为全书情节的高潮。

第五十一回至第七十四回主要叙述以刘备在诸葛亮的辅佐下扩展地盘为主要内容的故事。首先是孙权争荆州。赤壁之战后,刘备乘机占领了荆州,为了夺回荆州,孙权、周瑜设下美人计,刘备到江东娶亲,诸葛亮三气周瑜,结果周瑜“赔了夫人又折兵”。接着刘备又与刘璋争夺益州,与曹操争夺汉中,都取得了胜利。在人才方面,刘备得到了黄忠、马超等名将。最后,刘备“进位汉中王”。

第七十五回至第八十五回主要叙述吴蜀之间的斗争。吕蒙白衣渡江,夺回了荆州,杀了关羽,吴蜀绝交;曹操病死,曹丕称帝;刘备称帝,张飞遇害;刘备为关张二人报仇,陆逊火烧连营,刘备战败病死。此部分的情节线索是刘备称王后,曹操用司马懿之计,挑起吴蜀战争。关羽被害后,刘备放弃了连吴抗魏的方针。

第八十六回至第一百零四回主要叙述诸葛亮南征北战。诸葛亮三渡泸水、七擒孟获,取得了“攻心”的胜利,解除了后顾之忧。然后六出祁山北伐曹魏,鞠躬尽瘁,病死于五丈原。这一段主要有失街亭、空城计、斩马谡等一些以诸葛亮为主要角色的脍炙人口的故事,使诸葛亮的形象在此得到更为完美、更加充分的表现。

第一百零五回至第一百二十回是三国故事的大结局。姜维继承诸葛亮的遗愿,九伐中原,与邓艾斗智斗勇,但由于蜀帝刘禅昏庸,徒劳而无功。最后,司马炎夺了曹魏政权,建立了晋朝。随后,蜀吴均告灭亡,三国归晋。至此,汉末三国纷争的历史终告结束。

曹雪芹《红楼梦》

《红楼梦》以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之间的恋爱婚姻悲剧为主线,描写了以贾家为代表的四大家族的兴衰,揭示了封建大家庭的各种错综复杂的矛盾,曲折地反映了那个社会必然崩溃、没落的历史趋势。

第一回至第五回是小说的序幕。第一回先用“女娲补天”“木石前盟”两个神话,为塑造贾宝玉、林黛玉的恋爱故事染上一层浪漫主义色彩;接着通过冷子兴演说、林黛玉耳闻目睹、葫芦僧判案、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等情节,从不同方面介绍了贾府的主要人物,描写了贾府的环境,含蓄暗示主要人物命运发展和结局。

第六回至第十八回,这一部分以家族的命运为主、宝玉的情爱为辅,集中笔墨描写了“生于末世运偏消”的凤姐的不凡与她害死贾瑞的狠毒,展示了她性格的多个层面。贾政长女元春被册封为妃,皇帝恩准探家,荣国府为了迎接这场大典,修建极尽奢华的大观园,又采办女伶、女尼、女道士,出身世家、因病入空门的妙玉也进荣府;元宵之夜,元春回娘家呆了一会儿,要宝玉和众姐妹献诗。宝玉和黛玉两小无猜,情意绵绵。又因有薛宝钗或其他小事,二人常吵,在不断争吵中情感愈深。元春怕大观园空闲,便让宝玉和众姐妹搬进居住;进园后,宝玉更成天和这些女孩子厮混;书童将《西厢》等书偷进园,宝玉和黛玉一同欣赏。

第十九回至第三十六回,宝玉的“一味任性”的敌意反抗意志和喜好女儿情结与以贾政为首的家族压迫之间的冲突上升为首要情节。主要通过描写宝玉与黛玉“静日玉生香”的爱情萌芽和之后的发展,宝玉与宝钗的“羞笼红麝串”的感情纠葛,宝玉因泛爱而生的琪官、金钏风波;后一个情节直接导致了宝玉被父亲痛殴,成为这个情节单元中最大的波澜。

第三十七回至第五十六回,作者以宝玉在大观园中的穿梭,将其中的女儿们各自的活动串了起来,展现了大观园内的女儿世界以及这个世界与外界的关系。从贵族小姐到丫头使女,几乎全部登场,作者描写了她们的才情、她们的能干、她们的善良和她们的无奈,让读者感到,这些女子真可谓是“行止见识”、不同凡响。对探春的描写是其中的重点,探春虽未能以文才取胜,但她的才干,无疑是令人生出“堂堂须眉,诚不如彼之裙钗”之慨,她的改革是这个单元的中心事件,从“偶结海棠社”始,探春的领导才能显露,而至兴利除宿弊时,大放异彩。宝玉与黛玉的爱情,也进入了平稳发展的阶段。

贾府的败象也在发展。男主子们的恶行日见昭彰:贾琏与仆妇的私通,造成对方身死;贾赦逼鸳鸯就范,在家里掀起轩然大波;薛蟠因调戏柳湘莲被暴打,更是一场闹剧;赵姨娘与亲生女儿探春的明争暗斗,也将内宅的重重矛盾展示出来;而第五十三回的乌进孝交租,则是这个贵族家族坐吃山空窘境的首次暴露;随后的“宁国府除夕祭宗祠”,虽然还够气派,“花团锦簇,塞的无一些空地”,但却远没有秦可卿出殡和元春省亲的那种气魄了。

第五十七回至第七十八回,这一部分也是前八十回的情节高潮。作品中的三大情节在这个单元中扭结得更加紧密,贾府的祸事和不祥纷至沓来,走向败落成为这个情节单元最显著的迹象。

第七十九回至第一百二十回,宝玉年纪渐大,贾政逼他上学,迎春出嫁,宝钗被家事缠住,大观园冷清起来。黛玉思想终身之事无人可求,做噩梦而染重病。奉承贾母意思,凤姐提出将宝钗娶给宝玉的想法。宝玉见晴雯补的雀金裘,怀念亡人。黛玉听丫环谈论宝玉婚事,病得不能吃饭;后来听说议而未成,病即痊愈。

十月里,海棠开花,大家以为喜事,置酒庆贺。就在夜里,宝玉的通灵玉不知去向,人也痴呆了;祸不单行,元春这时死去。由贾母做主,决定为宝玉娶宝钗,怕宝玉不同意,告诉他娶的是黛玉,并不让黛玉知道消息。黛玉在傻大姐处知道实情,梦幻破灭,迷失真性,焚烧诗稿;在宝玉成亲时,她孤苦而死。洞房之夜,宝玉见是宝钗也大惊,人也更加糊涂,忧伤得差点死去。

探春远嫁之后,大观园更凄清,凤姐月夜见鬼,尤氏又得重病,众人搬出园,请道士在园中作法驱妖。荣宁二府种种作为惹恼皇帝,终于被抄家,革去二府世职,贾赦、贾珍被逮。凤姐由于突来大祸,病得奄奄一息。由于权贵帮助,荣府世职恢复,让贾政继承,正逢薛宝钗婚后第一个生辰,便摆宴庆贺,可是席间一片悲凉。不久,贾母病死;鸳鸯惧怕报复,也自杀殉葬。凤姐主办丧事,力不从心,大家怨恨,她支持不住死去了。一群强盗打劫荣国府,妙玉被奸污、劫走。惜春看破红尘,小小年纪出家。

宝玉再次梦游太虚幻境,见到鸳鸯、尤三姐、秦可卿等薄命女子及为首的黛玉,醒后更心灰意冷。终于在应考之时出家当了和尚。

茅盾《子夜》

故事从1930年5月的一个傍晚开始,三辆雪铁龙汽车闪电似地驶过外白渡桥,戛然停止在内河小火轮的汇集处——戴生昌轮船局大门口。工商界巨头吴荪甫和他的二姐夫、金融界大亨杜竹斋夫妇,来此迎候从老家双桥镇前来避乱的吴老太爷。

吴老太爷的守旧思想,与新式企业家的儿子吴荪甫格格不入。一到上海,他就受到强烈的刺激。机械的噪音,耀眼的霓虹,薰人的香气,时髦的男女,都令他神经发疼。一进吴府大门,他就因脑溢血而断了气。

第二天,吴府大办丧事。纷至沓来的客人中,既有企业老板、金融巨头,也有官场政客、寄生文人。他们名为吊丧,实则各怀鬼胎,或寻欢作乐,或暗作交易。这时,吴荪甫的思想也不在丧事上。家乡农民暴动与丝厂工人罢工,他得布置对策。杜竹斋拉他和金融魔王赵伯韬合伙做公债多头,他忙着筹划谈判。

双桥镇农民暴动的成功,打破了吴荪甫建设“双桥王国”的幻想。但这时,他与杜竹斋等人正在筹建“益中信托公司”,妄图一举吞并一系列中小企业。他决定将双桥镇劫后的余产折合现金,投放益中信托公司,干一番大事业。他起用丝厂职员屠维岳,蒙骗分裂工人,平息了厂里的工潮。这时,杜竹斋驱车前来,报告了公债投机得手的喜讯。吴荪甫一一突破了重围,志得意满,感到更大的胜利在向他招手。

然而好景不长。端午节后,传来了省政府的命令:为支撑双桥镇市面,吴府在那里经营的工厂、商店不得关闭。抽回资金的计划落空了,吴荪甫勃然大怒。但一想到“益中”即将吞进七、八个小厂,又不由回嗔作喜,爽快地表示顺从省政府的命令。可是,新的矛盾又使他陷入窘境:要扩充、整顿那些亏本的小厂,要资金;要搞公债投机,牟取暴利、也要资金。吴荪甫日益感到资金周转不灵。在这种关键时刻,赵伯韬又堵住了吴荪甫的去路。慑于赵伯韬的压力,杜竹斋退出了“益中”。吴荪甫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困境。

雄心勃勃的吴荪甫并不甘心失败,他决意要在公债市场上同赵伯韬较量。他收买了赵伯韬的姘头刘玉英,又笼络了交易所经纪人韩孟翔。但是,时局的发展对吴荪甫十分不利。有消息说:阎军全线出击,四五天内就要打进济南。公债猛跌,“多头”面临惨败的危险。吴荪甫再也沉不住气了。尽管厂里新的工潮一触即发,他仍然决定把公债投机上的损失转嫁到工人头上。他断然下令:裁人,减工资,延长工时。工人被激怒了,他们举行了罢工。屠维岳束手无策。被围困在厂内的吴荪甫,也只得从后门溜走。

前程的暗淡,事业的危机,咬啮着吴荪甫的心。为了排除心头烦闷,他疯狂地寻求着刺激。他带着交际花徐曼莉,乘坐小火轮,在长江上寻欢作乐。上岸后,他又寻访秘密艳窟。回到家里,他仍然感到精神颓丧。突然,不速之客赵伯韬来访,他要用吴荪甫吞并小厂的办法来吞并“益中”公司了。

吴荪甫当然不会善罢甘休。他和同仁们商量决定,以适当的价钱,将“益中”顶给西方的“洋行”和东方的“公社”,再将办厂的资本投放公债市场,与赵伯韬作最后的决斗。

谁知在紧要关头,收买的人倒戈了。吴荪甫孤注一掷,把住宅也押上去。交易所挂出的牌子步步下跌。这时,如果杜竹斋能与吴荪甫合作,“空头”便全胜了。可是,杜竹斋最终站到了赵伯韬一边。吴荪甫倾家荡产,彻底失败了。曾经显赫一时的工业巨头,如今成了丧家之犬。他绝望地用枪口对准了自己的胸膛,但又立即镇静起来。他命令少奶奶赶快叫家人收拾行装,当晚就登上了去外地避暑的轮船。

巴金《家》

成都高公馆,一个有五房儿孙的大家族。高老太爷是这个大家庭的统治者。长房有觉新、觉民、觉慧三兄弟和他们的继母周氏,还有继母的女儿淑华。因为父母早亡,大哥觉新当家。

风雪夜,觉民、觉慧排戏结束从学校回家,走进石狮子和门神把守的挂着“国恩家庆,人寿年丰”的木对联的“黑洞”似的高公馆。

琴听说表哥觉民所在的“外专”要招收女生,十分高兴。但想到进男女同校的学堂将遇到阻力,心情又沉重起来。觉民兄弟安慰鼓励她。

觉慧想起了自己的心上人鸣凤——一个自幼被卖到高公馆的、美丽、纯洁、温柔的十六岁的婢女。觉慧痛苦地联想到这个家的无数罪恶。

琴的母亲对她要投考男学堂感到惊讶,但答应替她想办法。琴十分感激。

当初,大哥觉新深爱着钱家青梅竹马的梅表妹,但性格懦弱的他顺从了父亲的意志,与那个父亲用拈阄儿的方法定下来的、素不相识的瑞珏结婚。不久,梅出嫁。觉新沉溺于美丽善良的妻子瑞珏的爱之中。不久,父亲亡故,他承担起管理四世同堂、五房合居的大家庭事务的重担。

五·四运动发生。觉新读着《新青年》、《每周评论》等刊物上的文章,却过着旧式的生活;他真诚地关心弟妹们,又以维护封建家庭秩序为己任;觉民、觉慧常常对这个大哥不满;觉新感到许多有形和无形的箭向他射来;他只是为了维持父亲留下的这个家活着。不久,孩子出生了,他似乎得到了一些安慰。

觉慧与同学向督军请愿,被高老太爷训斥,不许出门。觉慧觉得祖父是敌人。这天,他在花园里真诚地告诉鸣凤,将来要娶她。鸣凤却凄然地说,害怕梦做得太好了不会长久。

出嫁不到一年便守了寡的梅回到了省城娘家,觉新知道后心情悲痛。觉民担心大哥和梅的悲剧会在自己和琴之间重演,觉慧安慰二哥。

旧历新年,高公馆里热闹繁忙。在盛大的家宴上,高老太爷望着满堂子孙,想到这个家终于“四世同堂”,脸上浮起了笑容。但元宵节刚过,军阀重开战,高家也遭到了战火的搅扰。张太太带着琴和在张家玩的梅来高公馆避难。觉新与梅重逢,两人陷入矛盾痛苦中。瑞珏了解了觉新与梅的爱情悲剧,她更爱觉新,也同情梅。真诚的关怀和同情,使这两个女人都获得了对方的谅解,变成了情同手足的姊妹。

恐怖时期过去了。觉民兄弟参加了《黎明周报》的工作,撰文抨击不合理的旧制度和旧思想。觉慧因忙于办报而暂时忘记了心爱的鸣凤。琴想剪一个新式头发,母亲反对。家庭浓重的封建思想使琴下决心走新的路。

孔教会的头面人物六十多岁的冯乐山向高老太爷讨漂亮丫头做小老婆。高老太爷让鸣凤嫁给他。鸣凤深爱着觉慧,哀求太太不要将她嫁人,但高老太爷的决定谁也不敢反对。鸣凤向觉慧求救,觉慧在外面忙周报社的事,在家里也忙着写文章或者读书,鸣凤不忍打扰他。鸣凤出嫁的事,觉慧并不知道。出嫁前的晚上,鸣凤怀着最后的希望去找觉慧,觉慧赶着写稿,他没有听完鸣凤的哀诉就把她遣走了。鸣凤含泪离开了觉慧的住处,绝望地投进了湖中。高老太爷把另一婢女婉儿送给了冯乐山。

鸣凤的死使觉慧痛切地感到:“我们这个家庭,我们这个社会都是凶手!”并表示“这个家,我不能够再住下去!”高老太爷六十六岁寿辰时,冯乐山把侄孙女许配给觉民,觉民与琴热恋,在觉慧全力支持下,觉民逃婚。高老太爷逼觉慧找回觉民。

高老太爷发现最疼爱的五儿子克定骗妻子的钱组织小公馆,并欠下大笔债务,四儿子克安嫖戏子,在此打击下一病不起。他自觉不久于人世,让觉慧把二哥找回来,并答应把冯家的亲事放下。觉民与琴争取婚姻自由的斗争取得了胜利。

钱梅芬抑郁成疾,吐血而死,走完了她短暂孤寂的人生道路。

高老太爷在幻灭感中死去。瑞珏临产,以陈姨太为首的封建长辈借口在家生孩子有“血光之灾”,会冲犯高老太爷的亡灵,强迫瑞珏到城外去分娩。觉新明知是鬼话,却不敢保护妻子,结果由于缺乏必要的护理和医疗条件,瑞珏难产而死。觉新开始觉悟,开始理解觉慧的反抗。

觉慧发出了“我要做一个叛徒”的呐喊,在觉新等人的帮助下,冲破封建家庭的禁锢,到上海寻求新的生活。

 
temp_13100822114182.zip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洪培欣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