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外国名著知识

[日期:2013-10-08] 来源:  作者: [字体: ]

外国名著知识

雨果《巴黎圣母院》

1482年1月6号,巴黎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市民们沉浸在既是“主显节”又是“愚人节”的欢乐之中。

巴黎圣母院前的格雷沃广场上,美丽的波希米亚(即吉普赛)姑娘爱斯梅拉达带着一头会表演杂技的小羊在卖艺,精彩的演出和优美的舞姿博得观众热烈的掌声。可是在这密集的人群中,有一张阴沉的脸却使爱斯梅拉达不寒而栗。这个中年人就是巴黎圣母院的副主教克洛德·弗罗洛。他从小受教会教育,怀有虔诚的宗教信仰和如饥似渴的求知欲,年轻时,他勤奋攻读神学,涉足法学、医学、天文、几何,直至炼金术。他博闻强记,成绩卓著,成为教会的头面人物和学者。但宗教生活也泯灭了他的天性。虽然他曾把襁褓中的弟弟抚养长大;看到被人遗弃的畸形儿,他也曾出于怜悯之心收养了。但他总是以一副让人望而生畏的冷漠神情出现在人们面前。节日那天,爱斯梅拉达的美貌和优美舞姿,搅乱了他一向平静的心,他身上潜伏的人世欲念被唤醒,他自己也意识到这种罪恶念头的恶果,但还是不能克制。使他萌发了既要占有波西米亚姑娘又对她恨之入骨的复杂心理。当天晚上,他就指使教会钟楼的敲钟人、容貌奇丑的伽西莫多在街头抢劫爱斯梅拉达。姑娘拼力抵抗,高声呼救,正在巡逻的国王近卫弓箭手队长弗比斯和士兵闻声赶到,抓住了伽西莫多,解救了爱斯梅拉达。天真的姑娘也一往情深地爱上了这个轻薄的军官。

爱斯梅拉达离开弗比斯回到了巴黎流浪人和乞丐的聚集地“黑话王国”,这时恰巧乞丐王克洛潘要把误入他们圣迹区的穷诗人甘果瓦送上绞架。按照“黑话王国”的规定,只要王国里有人愿意与他结为夫妻,就可免于一死。爱斯梅拉达出于善良,想要救甘果瓦的性命,就宣布愿意与他结婚。甘果瓦获救后,爱斯梅拉达供他食宿,但绝不让他近身。爱斯梅拉达从小流落在波希米亚人中,以她的纯洁善良和活泼的性格博得大家的喜爱。一个波希米亚女人去世时,把一只小鞋挂在她的脖子上,告诉她这件宝物可以帮助她找到自己的亲生母亲。

第二天,敲钟人伽西莫多被绑在格雷沃广场示众。他是个独眼、驼背、跛足、丑陋无比的人,他是副主教克洛德收养的孤儿,因而对克洛德无限崇敬,惟命是从。他14岁就当了圣母院的敲钟人,钟声把他的耳朵震聋了,但他还是非常喜欢敲钟。这一天在烈日下他遭到了鞭打,口渴难忍,高声叫喊着要水喝,回答他的却是一片嘲笑、责骂和扔过来的石块和破烂。副主教虽然也在场,却远远地躲开他。就在这时,爱斯梅拉达拨开人群,走上刑台,从胸前取出一只葫芦,温柔地把水送到伽西莫多干裂的嘴边。这一举动使伽西莫多的那一直干燥如焚的独眼里滚出了一大颗眼泪。

爱斯梅拉达自从被国王的近卫弓箭手队长弗比斯搭救后。一直念念不忘这位年轻英俊的军官。有一天弗比斯在未婚妻家的阳台上看见爱斯梅拉达,发现她是那么漂亮迷人,便约她幽会。不料这件事被副主教克洛德知道了,他不由地燃起了妒恨之火,身穿黑衣,跟踪这对年轻人,直到他们幽会的小旅店,藏在阁楼里,正当这对男女倾诉衷情时,克洛德举起匕首,刺伤了弗比斯,爱斯梅拉达惊恐地晕了过去。当她醒来时,周围是一群士兵,人们都说她是一个女巫,要把军官刺死。

宗教法庭审判爱斯梅拉达,一口咬定是女巫爱斯梅拉达驱使黑衣魔鬼刺杀军官,爱斯梅拉达屈打成招,法庭判处她绞刑,第二天执行。她被送进冰冷潮湿的牢房,忽然,牢房的铁门打开,进来一个黑衣人,他跪在姑娘面前坦白自己所做的一切,承认自己的罪行,恳求爱斯梅拉达接受他的爱,姑娘愤怒地吼道:“滚吧,该死的东西!永远不能!”

行刑那天,伽西莫多出于对爱斯梅拉达的感激之情,从刑场上将她救出,抢进了圣母院。圣母院是个不受法律管辖的“圣地”。在圣母院里,伽西莫多怀着一种混合着感激、同情和尊重的柔情,无微不至地照顾和保护她,愿为她赴汤蹈火。他发现爱斯梅拉达想见弗比斯,便自告奋勇地去找他。但那负心的人却不愿再见爱斯梅拉达。副主教的几次不怀好意的企图也都因伽西莫多的保护而遭到失败。

教会和皇家对爱斯梅拉达在圣母院避难,十分恼火,不久教会掀起宗教狂热,扬言爱斯梅拉达是女巫,亵渎教堂圣地,法庭也不顾圣地的避难权,要逮捕姑娘。巴黎的流浪人、乞丐闻讯后,在克洛潘率领下纷纷赶来攻打圣母院,准备把爱斯梅拉达救出。不明真相的伽西莫多以为他们是来加害爱斯梅拉达的,便拼死抵抗。国王路易十一从窗口看见一片火光,以为是巴黎市民起来反对与他分庭抗礼的法官府,暗自幸灾乐祸。但当消息传来是流浪汉、乞丐在攻打巴黎圣母院时,他便露出狰狞的面目,立即下令镇压群众,绞死“女巫”。流浪汉、乞丐们在圣母院前尸横遍地,血流成河。

混战之际,克洛德利用爱斯梅拉达对甘果瓦的信行将她骗出圣母院,来到格雷沃广场,再次威逼她屈从他,但遭到姑娘的坚决拒绝。克洛德狂怒之下,将她暂时交给隐居在广场旁边的隐士居第尔,自己去叫官兵,谁知道这位院士就是爱斯梅拉达的亲生母,她从姑娘胸前挂的小鞋上认出自己的女儿,悲喜交集。这时官兵赶到,母亲虽竭力搭救女儿,但被刽子手一脚踢倒,头触石头而身亡。爱斯梅拉被送上绞架,副主教克洛德在圣母院顶楼发出狰狞的狂笑。这时,失去爱斯梅拉达而绝望的伽西莫多忍无可忍,在无限愤怒之下,将副主教从高楼顶上推下,活活摔死。

第二天,伽西莫多失踪了。两年以后,人们在隼山的墓窖里发现一男一女两具尸骨,奇怪的是他们拥抱在一起,当人们将他们分开时,尸骨立即化成了灰尘。

巴尔扎克《欧也妮·葛朗台》

在法国索漠城里一条街的尽头的老宅子里住着当地最有钱、最有威望的葛朗台老头。1789年葛朗台已经是个富裕的箍桶匠了,他能写会算,在40岁上娶了有钱的木材商的女儿为妻。共和政府在索漠地区拍卖教会产业时,葛郎台用自己的积蓄和妻子的陪嫁买下了区里最好的葡萄园、一座老修道院和几块分租田,还当上了市长。1806年他继承了岳母、太太的外公、外婆的三笔遗产,成为附近纳税最多的新贵族。他以吝啬著称,有一套理财的本领。他举止朴素,餐桌上也没有美酒佳肴,面包由女仆拿侬做,寒冬腊月舍不得生火取暖,平时还要克扣女儿和妻子的零用钱。他做木桶生意,预算得“和天文学家一样准确,他的投机事业从没失败过”,区里人人都吃过他的亏,掉进他的圈套。

1819年11月中旬的一天,是葛朗台的独生女儿欧也妮的23岁生日。那天,公证人克罗旭一家和索漠初级裁判庭庭长蓬风先生,带着索漠城里少有的鲜花向欧也妮祝贺,随后银行家格拉桑一家也带来了欧洲极少见的好望角欧石南。他们都是来向欧也妮献殷勤的,这一切老奸巨猾的葛朗台心里明白,他们都是为了他的金钱和女儿的陪嫁来争夺他的女儿。他也乐意利用女儿作为钓饵来“钓鱼”。正当他们兴致勃勃地打牌时,突然从巴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他就是葛朗台的侄子、22岁的查理。原来查理的父亲因无钱偿还债务,破产了,他准备自杀。临死前,他让儿子查理投奔伯父。查理比欧也妮小l岁,是个俊俏的后生,他带了巴黎最漂亮的猎装、猎枪、刀子、刀鞘,准备到森林中打猎,玩个痛快。

查理的来到,使欧也妮变了样,她头发梳得光光的,换上了新袜子,穿上了惹人注目的新衣服,神魂颠倒。她对堂弟表现得异常关心,瞒着父亲尽量招待堂弟吃喝得好些,并把自己的私房钱掏出来待客。而葛朗台却不愿多花钱,他让拿侬将乌鸦做汤招待侄子。

葛朗台看到兄弟的绝命书后不动声色,直到第二天才告诉查理,他不愿承担什么义务,更不愿把查理这个包袱背在身上。当天夜里他想好了一套诡计,借口家中有事,忙得分不开身,请公证人克罗旭和银行家帮忙。公证人表示愿意到巴黎去处理事情,但来往路费要葛朗台出,银行家则表示不要葛朗台付路费。葛朗台自然是请银行家帮忙,暗自满心喜悦。银行家到巴黎将部分债款偿还债权人,余下的按预定计划长期拖延,并在巴黎定居,过着愉快的生活。在这件事情上,葛朗台不但分文未花,还利用银行家在巴黎大做公债买卖,赚了一大笔钱。

查理可怜的处境得到欧也妮的同情,她在查理的房里看到查理写给情人的诀别信,顿时高兴起来,她把自己积蓄的6000法郎全部送给查理,作为他去印度做生意发财的本钱。查理十分感激,也把母亲给他的金梳妆匣留给欧也妮作为纪念,两人海誓山盟定下终身,查理离开索漠,起程去了印度。

新年来到时,葛朗台照例要看女儿存的金币,当他发现女儿的金币不见了,便猜到欧也妮把钱给了查理,便大发雷霆,将女儿锁在房里,只给冷水和面包,为此,葛朗台太太被吓病了。

公证人克罗旭告诉葛朗台说,如果他妻子死了,欧也妮可以以女儿的身份继承母亲的遗产,葛朗台害怕了,不得不向女儿屈服。晚上,他来到太太的房间,恰巧看见欧也妮母女正在看查理母亲的肖像,他一看到金匣子,就像一头老虎扑到一个睡着的婴儿,抱住不放,他准备用刀子把金块挖下来。欧也妮急了,抓起刀子,声称如果父亲不把金匣子还她,她就要自杀,葛朗台无奈还了金匣子。此后,葛朗台太太的病一直没有好。1822年10月,葛朗台太太去世。葛朗台通过公证人让女儿签署了一份放弃母亲遗产的文件,把全部家产总揽在手里。

1827年,82岁的葛朗台已经无力再管理家产,才让女儿参与田产的秘密。不久,他因疯瘫而死。

葛朗台死后,留下1700万财产,欧也妮继承父业,成了当地首富,但她还是孤单一人,她还在痴心等待查理。可是,在印度用种种卑劣手段发了横财、见识过众多女子的查理,早把乡下的堂姐忘在脑后。查理为了高攀,要与贵族小姐结婚,但因不肯偿还父亲的债务而受到阻碍。欧也妮得知查理无情负心的消息后,一气之下答应与蓬风庭长结婚,但只做形式上的夫妻,并帮助查理还清了债务。查理知道欧也妮有如此之多的财产时,后悔莫及。几年后,蓬风当了法院院长,但他当上索漠议员后的第八天却死去了,33岁的欧也妮成了寡妇。于是,城里的人又开始包围这个寡妇,如同当年克罗旭他们一样。

列夫·托尔斯泰《复活》

聂赫留朵夫公爵是莫斯科地方法院的陪审员。一次他参加审理两个旅店侍役利用一个妓女谋财害命的案件。不料,从妓女玛丝洛娃具有特色的眼神中认出原来她是他青年时代热恋过的卡秋莎。于是十年前的往事一幕幕展现在聂赫留朵夫眼前:当时他还是一个大学生,暑期住在姑妈的庄园里写论文。他善良,热情,充满理想,热衷于西方进步思想,并爱上了姑妈家的养女兼婢女卡秋莎。三年后,聂赫留朵夫大学毕业,进了近卫军团,路过姑妈庄园,再次见到了卡秋莎。在复活节的庄严气氛中,他再次体验了纯洁的爱情之乐。但是,这以后,世俗观念和情欲占了上风,在临行前他占有了卡秋莎,并抛弃了她。后来听说她堕落了,也就彻底把她忘了。现在,他意识到自己的罪过,良心受到谴责,而在场的法官、陪审员却都心不在焉,空发议论,结果错判玛丝洛娃流放西伯利亚服苦役四年。聂赫留朵夫决心找庭长、律师设法补救。

聂赫留朵夫怀着复杂激动的心情去米西家赴宴。本来这里的豪华气派和高雅氛围常常使他感到安逸舒适。但今天他仿佛看透了每个人的本质,觉得样样可厌:科尔恰金将军粗鲁得意;米西急于嫁人;公爵夫人装腔作势,于是借故提前辞别。

回到家中他开始反省,发现他自己和周围的人都是“又可耻,又可憎”:母亲生前的行为;他和贵族长妻子的暧昧关系;他反对土地私有,却又继承母亲的田庄以供挥霍;这一切都是在对卡秋莎犯下罪行以后发生的,于是他决定改变全部生活,第二天就向管家宣布要收拾好东西,辞退仆役,搬出这座大房子。

聂赫留朵夫到监狱探望玛丝洛娃,向她问起他们的孩子,她开始很惊奇,但又不愿旧事重提。第二次聂赫留朵夫又去探监并表示要赎罪,甚至要和她结婚,但玛丝洛娃不能饶恕他的过去。吃了闭门羹,聂赫留朵夫决定即便玛丝洛娃不愿和他结婚,他也要跟她一道去流放。玛丝洛娃之后又重新爱上了聂赫留朵夫,并且按他的希望去做了:戒了烟酒,不再卖弄风情。但她又想到这种结合,对他来说是一种不幸,她不能接受所爱的人为她作出的牺牲。

押赴西伯利亚的犯人起程了,聂赫留朵夫一路为犯人恶劣的处境四处奔波说情,几乎成了犯人的袒护者。玛丝洛娃认识了一个叫西蒙松的政治犯。这是个腼腆、谦虚而又意志力极强的人。他在大学毕业后,加入民粹派,任过乡村教师,并公开抨击他认为虚伪和不公正的事情。不久,西蒙松爱上了玛丝洛娃,最终,她也接受了西蒙松的爱。

聂赫留朵夫靠彼得堡朋友副检察长谢列宁的帮助,把玛丝洛娃的案件由服苦役改判为在西伯利亚近处流放。然而,玛丝洛娃已决定要跟西蒙松走。聂赫留朵夫对此没有多少痛苦的感觉,他付出了足够的代价来补偿自己的过失。他在福音书里找到了精神依托,灵魂得到了拯救,并开始过一种全新的精神生活。

 
temp_13100822124230.zip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洪培欣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