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抒情议论,孰重孰轻 ——有感于孙绍振教授的“黑天鹅”

[日期:2012-04-24] 来源:  作者: [字体: ]

      在中学写作教学的实践中,抒情与议论,本来是构不成问题进行讨论的。比较顺理成章的做法应该是:长于抒情的同学就让他倾情于胸中,善于议论的同学就让他纵论于笔下;需要抒情的时候就应该真切动人,需要议论的场合就应该精辟深刻。抒情与议论,本来应该不分彼此不论轻重或者说是无须讨论的。但是,孙绍振教授对此却另有高见。他说:“我见过有些学生抒情散文写得非常有才气,但是不管多么有才华的文章,都暴露出一个弱点,那就是耽于抒情,没有自己的思想,主题不严密,缺乏思考层次。”(孙绍振《议论文写作:寻找黑天鹅》,见《语文建设》2011年第9期。以下所引用的孙教授的观点皆出于此文。)孙教授虽是大学教授,但在中学语文界,却很有影响力。他的言论,不能不引起我们的关注。再加上另一位在中学语文界也很有影响力的潘新和教授,他也曾说过“语文教师必须明白,议论性写作是中学阶段最重要的教学目标,是必须培养的‘共能’”。(潘新和《写作教学应以议论文为重点》,见《语文学习》2010第10期。)孙教授和潘教授都是我们所敬仰的前辈,他们的言论在我们看来无异于重磅炸弹。一石尚可激起千层浪,何况是两颗重磅炸弹?

      于是,我们就很有必要静下心来讨论一下抒情与议论的问题。不过,潘新和教授的观点笔者已在《语文学习》上另文讨教,这里就只针对孙绍振教授的观点谈谈自己的感想。

      抒情与议论,相对于中学生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要搞清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先澄清一个事实。

      孙教授认为现在的中学生作文,已经到了“抒情泛滥”的程度。在《议论文写作:寻找黑天鹅》一文的开篇,孙教授就引用温儒敏教授的话,认同“中学生作文比较偏向于抒情,中等以上的学生,写抒情散文驾轻就熟”的观点。中等以上的学生都很会写抒情散文,那真是有点泛滥了。无怪乎孙教授在文中还发出这样的责问:抒情的泛滥,跟我们作文命题有没有关系呢?

      可是事实果真如此吗?非常遗憾,正好与此相反。中学生会写抒情散文的可谓聊聊无几,“抒情”还远未到了“泛滥”的程度。笔者所任教的中学,是省重点中学,若按全省平均水平来看,应该基本属于“中等以上”。可是一个班的50几位学生中,很会抒情的就那么聊聊几位女生,其他绝大多数同学是不会抒情且视抒情为畏途的。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一般来说,高中阶段的作文课主要以议论文写作为主。中学生写作文,一方面是为了提高写作水平,但更重要的一方面是为了应对高考。而高考的绝大多数作文题,是无法写成比较感性的抒情文章的,有些看起来可以叙事抒情的,还是不如写成议论文划算。因为在高考评卷时议论文的得分率要远高于其他文体,这一点我们只要看看每年各地遴选出的优卷便会明白。既然如此,何来“中等以上的学生写抒情散文驾轻就熟”,又何来“抒情的泛滥”呢?难道我们的学生都喜欢跟老师作对,跟自己的命运开玩笑?

      由此可见,“抒情的泛滥”完全是一种假想的现象。值得注意的一种情况是:目前,在语文教学研究中,研究者为了更方便地确立自己的观点,往往假想一种似是而非的情况,然后据此进行论证,以证明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

      我们澄清这个事实,是想说明少部分中学生写点抒情散文是很正常的,他们不会抒情,应该教他们怎样抒情,而不是把“抒情”与“议论”绞在一起。

      不过,“抒情的泛滥”这种现象既然已经假想出来了,“抒情”与“议论”既然已经绞在一起了,我们只好顺着这个思路往下谈。

      当然,这时我们有必要回过头去看看抒情与议论,相对于中学生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呢?那就是有些同学很想抒情,但不会抒。用孙教授的话说就是“耽于抒情,没有自己的思想,主题不严密,缺乏思考层次”。那么,怎么办呢?孙教授的办法是应该首先写好议论文。因为孙教授说“抒情散文写不好,原因却在缺乏议论文的起码基础”。

      现在我们先假设孙教授的观点是对的,学生写不好抒情散文,是因为缺乏议论文的起码基础。但是笔者在上文已经说过,中学生在高中三年的作文实践中,主要训练的就是议论文,按理他们是不会缺乏议论文的起码基础,是不能不会写抒情散文的。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学生就是写不好抒情散文。看来要证明孙教授的观点是对的似乎难度很大,那我们就只好先证明孙教授的观点是不对的了。也就是说,抒情散文写不好,与议论文的基础没有太大的关系,抒情与议论不能绞在一起。

      要证明这个观点倒是容易得多,孙教授自己就说“抒情可以片面取胜。片面、极端化才有感情,而要有理性,就要作不动感情的分析”。这就说明抒情与议论完全是两回事。既然是两回事,怎么会一个要以另一个为基础呢?

      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学生不会抒情,就应该丰富他们的感情。一方面要让他们多接触文学作品,让文学作品中的形象去触动他们的心灵,丰富他们的精神世界。另一方面,要让他们形象地、质感地去体验生活,让生活中的美感去浸润他们的心田,增加他们的思想厚度。当然还有更重要的方面,那就是让他们多写叙事抒情类的文章而不是议论文。唯其如此,学生的抒情水平才会提高。

      比如面对“出淤泥而不染”这个话题,初中生可以抒情,高中生也完全可以进行更深一个层次的抒情,抒出生命的低语,抒出世事的感喟。孙教授说“但是到了高中,就要提升为议论,要往相反的方面去思考”,这其实是很片面的。为什么面对这样一个话题初中生可以抒情,高中生就不可以呢?当然个别同学要往相反的方面去思考也未尝不可,只不过不要逼着所有的同学都往相反的方面思考,毕竟在中学阶段,抒情要比议论重要得多。

      抒情为什么比议论更重要呢?这首先是由现代语文教学的功能所决定的。

    众所周知,中国古代的教育主要以语文为主,语文这一学科包括了文学、语言学、哲学、历史学、地理学乃至经济学、天文学等包罗万象的内容。因此,无论是形象思维还是抽象思维,也无论是感性认识还是理性认识,都必须在语文课中习得。但是进入现代社会后,开始了分科教育。在这种情况下,语文就成了一门与数理化等自然科学及政史地等社会科学并列的一门很小的学科。那些抽象的、理性的认知便主要通过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教育而习得,甚至有些语言或写作方面的知识也不是在语文课中习得的。比如“钪”“铑”“镉”“铪”“锇”等字就不是在语文课而是在化学课中习得的,还有一些实验报告的写法,也是在理科教学中习得的。在这种分工明确的背景下,语文学科便主要承担着培育感性的、形象的认知能力的重任,而其他能力应该由其他学科承担,因为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科学性和逻辑性。

      可惜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却长期以来被我们忽略了。在分工如此细密的背景下,我们仍然以为语文是万能的,是包罗万象的。语文课既要培养学生的形象思维能力,又要培养学生的抽象思维能力;既要让他们有感性,又要让他们有理性。如此眉毛胡子一把抓,反而削弱了语文课的主要功能。

      再说,人类需要理性,需要全面、客观地分析问题。在理性面前,屈原不是完美的人,项羽更不是。但是人类也需要感性,需要直觉、主观地看待问题。在感性面前,一位平凡的父亲可以是伟大的,一个普通的女子可以美过西施。如果我们一遇到问题就要进行理性的分析,那我们就无法与自然,与社会,与他人建立起感情的纽带。举例来说,我们就不能特别热爱自己的家乡,因为家乡的月亮并不比他乡的更圆,家乡的清泉也不见得就比他乡的更甜美。我们也无法热爱自己的父母,因为自己的父母可能不如别人潇洒,也可能不如别人会赚钱。理性是在主体与客体严格区别的意义上建立起来的,是主体对客体的有距离的观照或思考,这种思考的结果当然更准确、更科学,但同时也是冰冷的、没有感情的。一个人如果只有理性而没有感性,虽然看起来可以很酷,但却非常可怕。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学生是没有必要写太理性的议论文的。一写到项羽,就要全面地分析项羽的成败,那不是中学生所能为的,那应该是历史学家的事;一谈到屈原,就要准确理解屈原的爱国意义,那也不是中学生所能够做得到的,那也应该是政治学家的事。而且,那些议论的、分析的能力,也不一定要在语文课中习得。比如一个人要想写一篇哲学论文,那他应该多看哲学论著。看多了,就会有思想;思想厚重了,就会有表达的欲望,接着就会慢慢形成表达思想的写作议论文的能力。这和语文没有多大关系的。倒是叙事与抒情,必须要在语文课中学会,因为其他学科对此是爱莫能助的。

      中学生虽然还没有正式走进社会,但他们已经在逐步扩大生活视野,他们正在与自然,与社会,与他人建立感情的纽带。在这样一个非常关键的时期,我们的语文学科应该主要培养他们的感性认识,让他们富有仁爱之心,富有同情之心,使他们能够从一片叶脉中倾听淙淙流动的生命之泉,从一滴露珠中感悟匆匆而去的生命足迹。

    至此,抒情与议论,孰重孰轻已泾渭分明。

    但是这仅是从课堂的角度看问题,如果我们把视野拓宽一点,从生活的角度看会怎样呢?

    我们都知道,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大部分时间都过着平平凡凡的生活。我们所面对的是衣食住行,是生老病死,是悲欢离合,是忧喜成败。亲人远逝了,我们要抒发追念之情;朋友相聚了,我们要袒露欣喜之意。旅行归来,我们要诉说心灵的体验;节日过后,我们要表达沉淀的情感。我们要写家书,写日记;写自传,写游记;写传闻,写轶事;甚至写遗嘱,写悼文。可以说叙事和抒情触及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也贯穿着人们生活的点点滴滴。而议论性的文字却与人们日常生活的距离相对较远。试想,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如果没有一定的目的,有几个人会去写议论文谈古论今?如果没有特别的要求,又有几个人会去写议论文建言献策?至于那些写论文谈观点的,或是为了从事专门的研究,或是为了完成硬性的任务,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更是相去甚远。

    因此,无论从课堂的角度还是从生活的角度去考虑,抒情都远甚于议论。

    如果我们肯正视现实,那么我们就会发现我们现在的教育的一个根本的弱点就是严重淡化了情感教育,因为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理性思维已经充盈了课堂,如果我们的语文课还在大谈理性,那就势必会导致理性与感性的严重失衡,导致人的功利化、理念化、教条化倾向的发展,导致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整个人类的情感联系的松弛。

    因此,在中学阶段,我们应该强化情感教育,加大文学作品的阅读量,大张旗鼓地提倡抒情类文章的写作。因为抒情是情感的渲泻,是灵性的展现;是生离死别的痛彻心肺,是得失沉浮的刻骨铭心;是追逐一只蝴蝶的童趣,是思念一次牵手的晚情;甚至可以是倾听一片落叶的忧伤,凝视一条溪流的感慨。唯其如此,才会有《项脊轩志》的偃仰啸歌,《小石潭记》的凄神寒骨;才会有“清泉石上流”的空灵,“山气日夕佳”的隐忧。我们的写作教学的重点,应该是让学生蕴蓄这样的情感,吸取这样的灵性,丰富自己的思想,并让它们内化为一种本能的写作素质。

    有了这样的素质,他们才能躺在山坡上观流云嬉戏,坐在大树下听松涛轰鸣;才能聆听春草在大地上惊奇地探出脑袋的低语,才能嗅出菊花在薄霜里轻妙地散逸出清香的气息。

    有了这样的素质,他们才会爱鲜花,爱弱草,爱游鱼,爱飞鸟,爱自然万物;才会爱亲人,爱朋友,爱同胞,爱天下苍生。才会有丰富的情感世界,才会有独特的精神体验,才会有深厚的思想内涵,才能写好抒情散文,写好议论文,才能找到那只“黑天鹅”。

 

    (发表于《语文建设》2011年12期)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余养健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